曹操筆下的杜康酒

杜康賣酒醉劉伶
傳說,在很早很早以前,陜西白水縣有個集賢村,村頭有一口泉水,甘甜醇美,凈無一塵。泉旁有戶  酒杯
人家,老頭兒姓杜名康,說是夏禹的后裔。老頭和老伴,就象那口甘泉一樣,性情溫和。心地善良,是個遠近聞名的好人。   老兩口兒,無田無地,就靠著那口泉水釀酒度日。他們清晨汲水,整日價精心釀造。每月只釀得醇酒三壇。他們釀造的酒勝過王母娘娘蟠桃會上的瓊漿玉液。傳說有什么”竹葉青”、”狀元紅”,但最醇美的要算”千日醉”了。那”千日醉”,真是:開壇三家醉,泛杯十里香。飲此酒者,不過三杯,就要醉倒。一醉就是一千日。好酒得有個好價錢。杜老頭兒在酒館墻上題了一首詩:   一壺黃酒三百兩;一壺燒酒換江山。君子但飲三杯酒,不醉三年不要錢。   在一個百爭妍的三月天,杜老頭兒因有事,需要外出三天,臨行時,他對老伴兒說:”若要有人來飲高酒,須得留下姓名和地址,以便討要酒錢。”囑咐完,就出門去了。   大約日將午時,從門外走來一位面凈衣潔、舉止溫文的半老頭兒。他姓劉名伶,原是江南人。因為仕途坎坷,就和妻兒來到這白水縣,置了幾畝田產度日。劉伶有一個志趣和嗜好,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那就是:”抱杯讀經典,飲酒著文章。”他每日以酒為友,以酒為樂,還專門寫過一篇《酒德頌》 的文章。今日,他閑暇無事,就獨自一個人到郊外來踏青,這下可剌醒了他那肚里的”酒蟲子”。他就迎著酒香,一路跑到泉邊酒家。   劉伶一踏進門,就看到粉壁墻上那首既象價目表,又象酒告示的詩,不由得嗤之以鼻。心想:什么高酒,這樣夸口。隨即往桌旁一坐,呼喚:”酒家,拿酒來!”杜老媼走出來一看,是個陌生人,忙問:”客人,吃酒嗎?”劉伶見是個老媼,就笑了笑,說:”嫂夫人我是來吃酒的,卻要高酒。”杜老媼問明姓名、住址,就給捧來了”千日醉”。劉伶接到酒后,一股濃烈的酒香直撲鼻腔,先就一陣歡喜。杜老媼一看,劉伶醉了,就喚來酒二,把劉伶送回家去。   劉伶回到家里,妻子一見,知道又醉了,和往日一樣,忙去侍候。劉伶高枕在榻上,自覺這一醉不同往日就對妻囑咐說:”人生總有個到頭的一天,只要死得痛快,也就瞑目了。我們夫妻了一聲,我死后,你就把我埋在咱那酒缸旁。在世我愛吃酒,死后我還要醉倒在九泉。”說完,就漸漸地死去……   劉伶叫酒魘死了,劉妻怎么能不痛傷呢?她痛痛地哭了一場,看著把丈夫埋葬了。但是,沒有埋在酒缸旁,而是埋在了城南的一眼清泉旁。   三天過后,杜老頭回到家里,知道了在他走后的那天,安宿詁有個叫劉伶的先生,來到酒館,吃了”千日醉”。于是他取來帳簿,清清楚楚地記下了日期、姓名和村名。他還親自到安宿莊走了一趟,知道人已”死”了,也埋葬了,就把此事擱下了。   月缺了,又圓了。每到月圓的時候,杜老頭兒就在劉伶的名下,畫上一個形似月輪的圓圈圈。等畫到三十四個圈圈時,杜老頭兒掐指一算,劉伶已到酒醒之日。于是,他就準備去刨墓、討帳。   杜老頭兒來到劉伶家里,對劉妻說:”劉先生吃酒千日醉,已到了酒醒之時。”劉妻沒有聽完,就感傷地說:”老公,你何必這樣說。人死哪會復生?”杜老頭兒忙解釋說:”劉先生吃的是‘千日醉’。是醉,不是死。”劉妻略帶慍色地說:”老公造的酒又不是王母娘娘蟠桃會上的仙酒,哪 有一醉千日復醒的?一棵樹兒死掉,只有一天天的腐朽下去,哪有再生之理?”杜老頭兒勸不醒劉妻,就悶悶地走了出來,他一路想:劉伶的妻子不知道酒的奧秘,不愿意刨墓。我去刨嗎,必然會引起誤會,落人偷刨人家墳墓的壞名。若是不刨,劉伶到時間酒醒后,必然會因為憋悶而真的死去。這如何是好?他邊走邊想,想著想著,眉頭漸漸地展開了,頭兒也抬起來了,急急地走回酒館。   天黑了,人靜了。在頭更鼓打過后,杜老頭兒偕同酒二,掮上镢頭。鐵锨,出了酒館,向劉伶墳上走去。   兩人來到墳墓前,就動手刨起來。刨呀,刨呀,真刨到三更過后,才露出花棺。兩人一見花棺,欣喜非常,就忙去橇棺蓋。棺蓋揭開后,一股子濃郁的酒氣,直沖上來,立即就把酒二沖倒了。杜老頭兒一見,對酒二說:”你這一醉,也少不了千日。”隨即把酒二送出墓穴。杜老頭兒回到棺材前。見劉伶已坐起來了!情不自禁地說:”啊,讓先生已經醒過來了!”劉伶聽到有人說話,睜開惺忪的雙眼,借著月光仔細地一看,嗯!自己怎么坐在土坑的棺木里,莫非自己已經死掉了?再一細看,面前站著一位素不相識的老公。于是,他迷惑不解地問:”我是死掉了,還是做夢?”杜老頭兒哈哈大笑,說:”劉先生是吃了‘千日醉’,酒后復蘇的。”劉伶忙問:”老公是誰?”“我叫杜康,是來討要酒錢的。”一句話說的劉伶恍然大悟,忙起身作揖施禮。   東方發白,晨曦飛起的時候,劉伶偕同杜老頭兒,回到家門前。叩開門,妻子一見,不由得踉踉蹌蹌地向后退了幾步。她驚疑地盯著三年未見的丈夫,說不出話來,劉伶和杜老頭兒一看。相視而笑。劉伶忙對妻子說:”是杜兄救我復生,快過來謝過杜兄。”妻子一聽,驚喜得淚花撲簌簌地順臉直流。她連忙對杜老頭兒深深地拜了再拜,還說:”杜老公可是個大恩人。”   劉伶偕同杜老頭兒,走進家門,把他讓在上位上。劉妻連忙取來清茶,親手捧給杜老頭兒。于是兩個論酒說釀,促膝相談,直談了三天三夜,還是不忍分離。后來,劉伶搜尋完家財,湊齊了酒錢,雙手捧給杜老頭兒。   杜康接錢在手,撫了又撫,嘆息地說:”銀錢可以通天地,利萬事;也可以黑人心,絕親友,傷骨肉。今日我不是為討錢而來,是為了尋覓同道而來,老弟你就跟我走吧!”于是,兩人出得劉伶的家門,攜手并肩,有說有笑地向南去了。   從那天起,當地再也沒有人看見過杜康、劉伶。后來,白水縣的人們,為了懷念釀酒的大師--杜康,就把他住過的村莊叫”杜康莊”。把那口汲水釀酒的泉叫”杜康泉”。現在這個縣雖然不造當年的”千日醉”了,但是”杜康酒”仍名馳遐邇。

 

關鍵字: 品味 酒文化 名酒 趨勢
熱點關注
相關內容
中國會所
中國絲綢
裘皮大全
潮流服飾
汽車世界
東方風水
家居指南
 
400-6060-940
新疆福彩18选7奖金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