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從唯物主義還是唯心主義的角度去認識“奢侈”,它都是一個物質之上的意識,是一種明顯個性化和階層化的生活態度。



               

                     蔡蘇建


“奢侈”作為奢侈品文化或者是奢侈品產業的一部分,現代社會的各層次民眾,常常將它與奢侈文化的其它概念如“奢侈品”、“奢侈品消費”、“奢侈品經濟”相混淆,甚至常常在傳統的思想方法上與“浪費”的定義劃等號


因為生活體驗的局限性,在中國人的眼中,奢侈的基本概念,看上去就像來自于外星世界的玄妙命題。實際上,“奢侈”只是一個中西合璧的文化疑惑,要理解奢侈的文化概念,必須首先解決東西方文化在思維、意識、物質的認識方法,以及認識方法之間的種種非邏輯問題。(在解決東西方文化差異問題時,回避黑格爾思想,偏重柏拉圖哲學與道釋文化的對比是明智的)。
東西方文化存在的最大差異在于兩極化:
1、歐洲文化的表現形式是寫實向抽象轉變的,思維是意識與物質的交織,具邏輯性。
2、東方文化的思維是具象寫實的,表現形式是偏重意物相形的物質觀。理論視野無極化。
奢侈品文化的社會認知
  奢侈的概念包括兩方面的內容:消費者的視角和經濟方法。
首先,我們必須解決的是精神需求和物質意識之間誰是價值主體的問題!
目前的中國正在告別傳統的溫飽型農業社會,快速向工業化、城市化小康社會邁進,處在過渡性社會交織期,局部文化和經濟水平的遲滯,必然會產生各種思想和認識的矛盾。
1、以傳統的農業思想為基礎的溫飽型社會,只有3%以下的社會精英是奢侈品消費者。社會的主體思想以物質為第一要素。不認可精神需求和意識在社會生活中的意義,
他們的精神生活偏重于傳統意義上的唯心主義的宗教理想,以宗教信仰涵蓋的認識層面卻是在唯物優先的范疇。不理解、不認同奢侈文化以精神訴求為主的商業價值覌。
因為這個群體對清晰的目標(奢侈品)沒有準確的意識和認知,他們的思維立足于物質,但理解奢侈品文化的方式和思想方法并不是唯物主義的物質觀,只是自然而然的、不知不覺地包含了動搖于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之間的二元意識??梢勻銜?,中國消費者對奢侈品文化的認識態度,就是期望歐洲“邏輯思維”之下的存在主義,與“生生不息”的易文化相映成趣。
有時候,大眾思想對待“奢侈”的社會表現形式,就是非理性的觀望和狹隘的、對物質表面現象不計后果的熱情迎合,他們所在的社會主體,甄別精神意識與物質需求的能力微弱,對展示型的個性時尚和精神享受針砭為夸張的、不健康的炫耀。
2、小康社會,30%民眾是奢侈品消費者,社會的主體思想以理性認識為前提,物質與精神的要素在思維層面很難平分秋色。社會主體認可精神需求和意識滿足在生活中的積極意義,
奢侈文化成為標志和推動社會進步的生產力
在理性的奢侈品消費社會,價值與生產都具備了各種知識產權定義的文化因素,奢侈成為社會生活和生產的主導動力和目標。
傳統的、溫飽型社會的發展目標,只是為了滿足生存的必需。而奢侈一旦成為社會時尚,必定說明,市場結構已經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微妙的產品過剩正在形成,生活和生產必定進入追求精神品味的服務范圍。
奢侈文化的出現,提醒我們,在消費社會里:當消費者的消費目標不再是物質而是符號、不再是價值而是意義時,就意味著文化成為消費的目標,消費者的消費行為也成了一種文化實踐(鮑德里亞),奢侈文化就是現代社會符號消費的高級代表。
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的經濟持續繁榮,得益于技術創新、現代管理體系以及資本運營的成就,在此基礎上建立了歐洲資本主義的后工業化社會,奢侈品文化曾經引領和促進了歐洲的消費市場發展,成功化解了在此之前出現的窮途末路式的經濟?;?。
改革開放20年,歐洲的后工業社會特征在中國出現。
與歐美發展過程相當類似的是一次性消費類型的風靡,西方時尚概念和本土風格的合璧,全盤接受互聯網等等新媒體的全面滲透,各種跡象似乎標志著現實社會與傳統社會的完全決裂,消費社會已經在中國出現,更高層次的奢侈品消費正在形成。
物質豐富很快將會導致生產過剩、工人失業、企業到閉,“生產”的另一面,必須成為社會推動的主角,它就是“消費”??燜僖枷呀降那拔朗侄尉褪巧莩尬幕?。
勤儉節約與貌似背道而馳的奢侈文化的社會推動力
數千年的中華文明,貫穿著一條農耕文化的主線,傳統的經濟觀念,以節約為基礎,而節約的現實困境總是與生活資料的稀缺如影隨形。一直提倡艱苦奮斗,厲行勤儉節約的國度,為什么要容忍奢侈文化和奢侈品消費的盛行?
毛主席在1934年提出,貪污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1965年重上井岡山時又說:“要使全體干部和全體人民經常想到,我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大國,但又是一個經濟落后的窮國,這是一個很大的矛盾。要使我國富強起來,需要幾十年艱苦奮斗的時間”。這是一個生活方式的表示,也是經濟手段的表示。
遺憾的是幾十年以來,大部分人教條化的理解毛主席的哲學思想,只看到了毛主席講話對生活方式和特定經濟條件之下物質消耗的表述,忽略了以上講話作為保障經濟發展的手段性意義。所以,現實社會總是在意識形態領域,對奢侈品產業所代表的強勁消費文化持批判態度。
產品過剩讓“節約”成為錯誤。
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正確的消費的觀念和消費促進,是生產力。
現在,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我們的國家已經從經濟落后的窮國,躋身成為后工業時代的經濟大國。隨著國家經濟條件的巨大改變,艱苦奮斗、勤儉節約的傳統美德誕生了新的時代意義。我們必須分清拜金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浪費與依靠消費促進經濟發展的生產力內涵,避免教條化的強調勤儉節約和艱苦奮斗。
消費者對于社會物資的態度,是為了滿足于生存,還是服務于生活,已經成為決定社會結構和繁榮程度的主要標志。
溫飽型社會向小康社會的過渡,就是物質饋乏時代向生產過剩時代的轉變。
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認為,資本主義靠無限制的擴大再生產來獲取極大化的剩余價值,最終毀滅于無法循環的龐大產業引發的經濟?;?。而上世紀30年代爆發的歐洲經濟大蕭條,奇跡般的發現了化解資本主義世界矛盾的金鑰匙。
總結歐洲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經驗,可以發現,隨著社會生產力的快速進步,隨之而來的就是生產過剩,如果沒有及時的、準確的消費促進,必定導致各種形式經濟?;某魷?。
消費行為在特定社會環境下,作為一種另類意義的生產力,對于浪費和社會進步的解釋,就是一把雙刃劍。準確的、適當的消費行為,可以增強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和活力,是保持和促經濟持續良性發展的必不可少的唯一手段。
準確的消費思想對現代經濟發展非常重要,
“奢侈品文化”可以強調商品世界及其結構化原則,對理解當代社會來說具有核心地位。
從經濟學的文化層面而言,奢侈品的標志化過程與物質產品的消費,體現的不僅是實用價值,而且還扮演著產業與貨帀溝通的角色;其次,在文化產品的經濟方面,文化產品與商品的供給、需求、資本積累、競爭及壟斷等市場原則一起,運作于生活方式和經濟領域之中。在后工業時代的創建中,各國都會出現類似經濟蕭條的社會現象,同時,主導經濟快速發展的主力軍,企業家、公司高管、藝術家、經理人一躍成為新型的中產階級,他們的出現促使了強大消費社會的形成。
新型的中產階級具備對大眾的消費觀念引導和質疑的能力,喜歡無緣無故地將道德與需要、放縱與個性等多種消費意識聯系起來,并產生新的大眾文化。在這樣的狀態下,主流社會思想將生產力向教育、生活和服務等消費領域覆蓋,飽含知識產權意義的商品和信息產業也得到急速的增長,這就自然而然的推出了有別于溫飽型社會發展目標的奢侈品文化。
為了防止生產與消費力量不平衡導制產品過剩,正確的消費觀念和消費促進,是后工業時代社會經濟發展的精神支柱,在中國,如何引導傳統的節約思想,與社會消費觀念的轉化,就變得日益重要。
 
不合時宜的奢侈品消費就是浪費
這是奢侈品文化關于社會意義范疇的問題,我們不作遠離現實生活的邏輯分析,只進行行業內大眾化問題的研究。
21世紀的中國,應該是艱苦奮斗、勤儉節約與消費促進發展并重的道德優先社會。
無論社會生產力,物資供給量如何,奢侈品消費和普通消費一樣,必須符合特定的生活或禮儀需要。
物質資源的高消耗,和社會資源的不合理使用,仍然是現實和傳統意義上的浪費。
進入后工業時代之后,奢侈的生活方式已經成為消費文化的主題,經濟學家、資本市場常常將其作為規避?;納筆誅?,應用于經濟推動的方方面面。
現在國內的奢侈品消費,已經成熟的行業只有房地產和汽車。其它如箱包、服裝、化妝品等等行業的發展都不健全,以至于造成成熟行業的經濟推動過熱??梢勻銜?,國家對房地產行業的消費抑制,就是對消費行為作為經濟推動手段的實際應用,目的就是防止消費資源的淤積和浪弗。
不合時宜的奢侈品消費,特指對文化、社會、效率、物質等等資源的濫用和忽視。當消費成為生產力,文化消費和物質消費的功利性一目了然,傳統與現代的浪費概念涇渭分明。
奢侈品文化的多角度
社會大眾思想對奢侈品的追逐,一概逃不過批評家的視野,前衛思想家正在嘲笑奢侈品消費者,賦予奢侈品的感情是夸張的扭曲愛恨
從存在主義哲學家和藝術家的作品可以看出,在后奢侈品時代,深層次文化意義上的奢侈品消費,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被動的幸福。消費之后有限的滿足,恍若星辰,稍縱即逝,它相對個人而言,本質上就是間歇性完成一次又一次毫無意義的追求。對于社會經濟的推動,卻是市場痛苦的新循環的開始,這也是農業社會假裝藐視奢侈文化、大大區別于后工業時代的根源。
奢侈品消費存在于消費時代的多空間,霍克海默和阿多諾在《啟蒙辯證法》中這樣描述以奢侈品為代表的消費時代:消費者被消費品的文化意識所控制,處于盲目地接受與被接受的關系,消費已變成一個“無法穿透的符號”。這種理論顯然是恐怖的虛無主義,但是,實際生活之中必須有所警惕,警惕無休止的奢侈彌漫。,
在奢侈品消費的活動中,物質與符號的比例是1;6,甚至更多,奢侈品不再是物質而是意義時,消費行為也成了一種消費文化的生活實踐。所謂符號就是以高附加值名義構成的精神的、文化的、思想的奢侈品主體。它們都是以物質世界為基礎的意識文化,不是思維和精神的自我認識,而是文化的認同和附合。
 
 
摘自《奢侈》蔡蘇建著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詳細]
 
400-6060-940
新疆福彩18选7奖金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